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南阳现状
    十分钟后,刘洐坐在妹妹的房间当中,至于已经被分别询问过的两个黄巾贼寇他并没有杀掉,毕竟之后两人或许还有些用,现在被他绑在自己的房间当中。

     “情况看样子没有我想象的那么艰难。”一边吃着找到的粗糙馒头补充着肚子,刘洐一边整理着之前得到了情报。

     现在是二月十五日,距离黄巾起义爆发其实也不过是才过去了七天的时间罢了。

     在后世的正宗历史当中,这一次的黄巾之乱是东汉晚期的农民战争,也是华夏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宗教形式组织的暴动,开始于汉灵帝光和七年,也就是公元一八四年,由张角等人领导发起,最终对东汉朝廷的统治产生了巨大的冲击,并逐步导致了东汉的灭亡与三国时期的到来。

     至于为什么在这一年内起事,是因为这一年全国大旱,颗粒不收而赋税不减,加上之前十多年下来天灾人祸导致的无数贼寇,以及张角的多年经营,方才决定在这一年揭杆而起。

     一开始信众就多达数十万,并且还直接引动了青、徐、幽、冀、荆、扬、兖、豫八州之地,可以说只是一瞬间就把东汉王朝上到皇帝,中到各世家豪门,以及下到不知情的平民百姓给惊到了。

     其实正确的爆发时间原本是在三月五日,只是因为张角的一名叫做唐周的门徒告密,供出京师的内应马元义,导致马元义被车裂,官兵大力逮杀信奉太平道信徒,株连千余人,并且下令冀州追捕张角。

     由于事出突然,张角被迫提前一个月在二月发难,在一日间就引动了七州二十八郡都发生了战事,随着时间推移波及的地方更多,而且黄巾军更是势如破竹,州郡失守、吏士逃亡,震动天下。

     这些都是在历史教科书上记载下来的,但是据刘洐所知,这里面却是隐藏了很多的隐情,甚至可以说这场黄巾起义就是一个席卷天下的大漩涡,早在数十年前,天下不少的势力就在这里布局了。

     可以说在这场波及整个天下的棋局当中,就连张角都不能够成为棋手,只能够成为最重要的那一枚棋子,至于能够下棋的人有那些就连刘洐都不能尽知,只知道这个棋局跟于吉、南华老仙等人脱不了干系。

     可以说这场黄巾起义不光只是表面那么简单,在暗中,世家豪族也只是棋子,真正能够掌控,或者说是下棋的就只有那隐藏在幕后的诸子百家,反正道家是脱不了干系的,甚至这里面还涉及到了三脉修炼传承的争锋也不一定。

     “呼..”摇了摇头,刘洐整理了一下纷飞的思絮,“不行,不能够再继续深想下去了,这些不是现在的我能够插足的,最重要的是要解决我现在情况才行。”

     如果早过来几年,那怕是一年,乃至是半年的时间,刘洐也敢在这场黄巾之乱棋局当中纵横厮杀一番,可惜他过来的有些晚了,根本就没有资本成为这场棋局的主角,就连其中的一颗棋子都不行。

     “或许也未必不可以。”刘洐的双眼闪过一抹精光,“现在黄巾起义只是刚刚开始,到结束还有将近八个月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我未必不能够积攒出一些资本,从而参与进去,为自己赚取到足够的好处。”

     刚想到这里,刘洐就摇了摇头,把这想法压在了心底,不是他认为这不可能,甚至在他看来这是必然的的事情,只不过他目前最重要的还是活下去,只有活过今晚的厮杀才能够考虑其它的事情。

     要是死在了今天晚上,现在想的再多、再详细也没有丝毫用处。

     “根据那两人所说,以及我所知道的情报,现在是一开始黄巾军势如破竹,官府节节败退的时候,朝廷展开反击要在两个月后,而在一个月后方才下旨召集义军平乱。”刘洐的眼中闪烁着道道精光。

     “目前南阳郡这边,黄巾军的首领是张曼成,而官军方面则是南阳郡守褚贡,在褚贡死后,南阳太守换成了秦颉,并在六月份成功斩杀掉了张曼成。”

     “褚贡此人我并不了解,不过这秦颉倒是知道一些,我记得其现在还在江夏郡做都尉,在褚贡死后才临危受命成为了南阳郡太守,不过现在他不可能出现在这里,而褚贡也指望不上了。”

     “至于张曼成..”想到这里,刘洐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这家伙可不简单,在太平道黄巾军中,这家伙算是一个难得的人才,要不然也不会有‘神上使’之称了,不过这些目前都不用我操心。”

     根据他从那两个家伙口中得到的信息,这一次下令攻打刘家村的的确是张曼成,为的就是响应张角的起义,不过他目前还在南阳郡郡城宛城,跟太守褚贡交锋,根本就不可能亲自前来。

     而且要知道现在的南阳郡有三十七县城,至于下面类似刘家村的村庄更是多大数百座,而南阳郡又是著名的大郡,就连光武帝刘秀都是出自这里,所以这里的刘氏血脉可不光是只有刘家村这一个。

     这就导致南阳郡现在的兵力部署大多聚集在宛城,然后小部分则是在各大县城攻防,可以说战火遍布整个南阳郡。

     而张曼成为了尽快攻打下宛城,也不可能分兵太多,一共也就三千人,而这三千人一分散到整个南阳郡,导致这次前来刘家村的就只有五百人,虽然说这五百人也算是不错,不过就连精锐都还差些,就更不要说是那精锐中的精锐黄巾力士了。

     毕竟就连张曼成的手中黄巾力士也没有多少,其自然不可能把其派遣到这里来。

     所以这五百黄巾军也只是经历过一定的训练,就像被他打败的那三人一个水平,并不能够跟拥有特殊修炼之法的黄巾力士相提并论,就连一些精锐军队都不如。

     而统领这五百人的就是在后世留下过些许名声的韩忠,至于刘家村方面,到是并没有像刘洐想象的那样没有丝毫还手之力,要不然也不会现在还没有被攻打下来了。

     不过距离这种情况也不远了,虽然说刘家村还留下了些许武力,但是却没有办法抗衡韩忠以及五百黄巾军,如果没有出现奇迹,相信很快就会分出胜负。

     不过刘洐却是在这里面看出了一线生机,甚至这生机对于他而言非常的浓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