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修炼传承
    当然了,这并不代表刘洐傻,抱着《龙巢筑基法》死不放手,拥有能够快速提升实力的方法却不运用,只是因为一点神奇性就死赖在这么一门筑基功法上。

     其实事情并不是如此,一开始他不愿意改变功法是因为这门功法的确神奇,而且修炼了蛮长的时间,不愿意半途而废,而且那个时候所得到的功法也并不是很好,所以他方才没有改换修炼功法。

     至于之后他在拥有了精品功法后依旧没有改换,却是因为那个时候的他对于修炼传承已经有了更深的了解。

     据刘洐所知,不管是现在的汉朝,还是一千八百年后,各种修炼功法都是传承自诸子百家,而这些功法最早的开创时期是春秋战国,等到始皇帝的时候才彻底成形,然后在后面的两千年中一点一点的发展着。

     这段时期也被称为百家争鸣,当然了,这个所谓的百家只是虚数,具体的传承成千上万,没有人能够知道到底有多少传承,又有多少传承消失在历史长河当中。

     如果把‘百家争鸣’分成几个阶段的话,春秋战国是最初的阶段,这个阶段百家传承刚刚出现,秦汉到宋前这段时间则是第二个阶段,这个阶段百家传承都已经初步完成,第三个阶段,也是最后的阶段,就是宋朝到二十一世纪,这个时候的百家传承走向了进一步的发展。

     当然了,这三个阶段其实是刘洐划分的,并没有得到多少人承认,大部分的人都把百家争鸣的发展看成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最初的形成,也就是春秋战国时期,在秦后的两千多年里,则是完善的第二阶段。

     之所以有这种分别,其实是刘洐从各种墓穴当中得到的信息所结合而形成的。

     因为时代的变迁,在战争、厮杀当中无数的资料都遗失了,也因此到了后世,修炼之法是由老子、孔子等诸子百家所创造的,这种说法成为了主流。

     但是在刘洐得到的资料当中显示,事实并不是如此,百家传承都是因为先秦练气士而出现的,至于先秦练气士的具体资料他并没有得到多少,毕竟时代太过于久远了。

     在他所得到的那少量资料当中,有几点却是被确定了的,那就是诸子百家传承源自先秦练气士,而先秦练气士在始皇帝的时候消失,取而代之的就是诸子百家传承,也因此方才有了先秦练气士这个名称。

     而刘洐对于百家争鸣的划分其实也跟先秦练气士有关,据他所知,在春秋战国时期,先秦练气士就已经在渐渐消失,而孔子等人用一部分的先秦练气士传承为基础,创造了各自的传承,从而形成了百家传承。

     在这个阶段,先秦练气士其实还并没有消失,只是在渐渐的消失,而在汉朝之前的一段时间,大概是始皇帝一统七国的时候,先秦练气士就已经彻底消失了,不过却还留下了不少的残缺传承,这个就是第二阶段。

     而到了宋朝之后,先秦练气士传承则彻底消失,百家传承成为了唯一,这也是刘洐为什么把百家争鸣划分为三个阶段的原因,也是他为什么不敢下宋朝之前墓穴的原因所在,因为里面很可能就有跟秦练气士有关系的机关。

     而要知道《龙巢筑基法》不光被张良、刘伯温这等存在称为完美筑基法,还是源自商周之时,显然是跟先秦练气士有关,他自然不可能放弃这门功法,去修炼其它的功法。

     而且现在刘洐有足够的理由怀疑,自己能够穿越时空,再活一世,甚至得到了封神榜的考验,都跟这《龙巢筑基法》有关系,要不然根本就解释不清楚,为什么那么多人里面就他这么幸运。

     不光在各种陷阱机关当中活到了最后,要知道那里面实力基本上就都比他高,甚至有不少的人杀他都不用第二招,还在死后穿越时空活了过来,并很有可能得到封神榜,要知道他只是刘邦的子孙后代之一,可不是幸运之神的后代,那里有那么好的运气。

     不要说他只是拥有刘邦的血脉了,估计就是刘邦本人,放在封神榜那里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而他唯一跟别人不同的就只有这出自商周时期的《龙巢筑基法》了。

     想到这里的刘洐自然不可能放弃,反而去修炼其它的功法,要知道封神榜可还在他的身上,这要是换了功法,谁知道下一刻他会不会被封神榜给弄死。

     “活下来之后看来有必要重新修炼一遍《龙巢筑基法》才行,不过..”已经恢复完体力的刘洐看着面前的两人,“现在必须得干正事了。”

     刘洐正色道:“我是谁相信你们不会感兴趣,而你们是谁我也不感兴趣,之所以你们现在还活着,只是因为我想问些问题。”

     说到这里,看着脸色微变的两人,笑着继续道:“当然了,如果你们能够回答我的问题,我也未尝不会让你们继续活下去,说到这里,其实你们的运气已经很不错了,最起码比你们那个已经死去的同伴要好很多。”

     听到这里,两个人都是脸色大变,忍不住的露出惊恐之色来。

     “你凭什么让我们相信你?”从一开始就显得比别人聪明冷静的青年开口问道,不过之所以另外一个不开口,只是因为他的下巴被刘洐给卸掉了,没有办法讲话。

     “我想你们是不是搞错了什么?”刘洐的眼中闪过一抹冷光,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你们现在是我的俘虏,没有资格跟我谈条件,你们只能够选择回不回答我的问题,当然了,就算你们不回答,我也有的是办法从你们的嘴里得到我想要的情报,只不过到时候你们的下场我就不能够保证了。”

     看着脸色变得一片惨白的两人,刘洐的脸上露出了丝丝笑容,继续道:“所以你们最好老实的回答我的问题,这样你们不光不用受罪,说不定还能够继续活下去,如何选择我给你们十秒钟。”

     “咔嚓..”话音落下,刘洐动手把另一人的下巴给恢复如初。

     “你想问什么,我现在就告诉你。”刚一恢复下巴,这名三十岁左右的男子就迫不及待的回答道,让身边一脸思索的同伴当即脸色微变。

     把两人的脸色变化看在眼中,刘洐当即毫不迟疑的朝答应的男子点头道:“说实话,我比较喜欢你这样识时务的人,希望你接下来会依旧如此的识时务。”

     说完,刘洐看着脸色变换明显不同的两人,再次开口道:“虽然说没有必要,但是小心无大错,接下来我会把你们分别询问,你们最好说实话,要是所说的话并不相同,那你们就自求多福吧。”

     看着脸色丝毫未变的两人,刘洐暗自点了点头,知道不用担心了,这两人就算有些小聪明,现在也不敢跟他耍花招了,相信情报不用多久就可以得到了,更何况这两人在他看来还真没有聪明到那里去。

     其实这也很正常,虽然说这个世界上的聪明人并不少,但是不可能随便遇到的两个人就是聪明人,那这个世界上聪明人也太不值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