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杀机互生
    现场一时之间变得死寂一片,没有人敢说话,也没有人想说话,实在是现场的情况太危险了,一个弄不好就会鱼死网破。

     黄巾军这边就不用说了,因为之前的练兵以及派出去的两百人都没有回来,现在在韩忠死掉之后,实力有限,根本就不敢动手,但是想要就这么投降却也不可能,毕竟他们之前可是杀掉了不少人,万一投降之后秋后算账怎么办?

     虽然在场的黄巾军大多都不识字,但是不要以为农民就都是愚笨的,相反在这种事关个人生死的时候,没有人敢轻易的做出决定。

     而刘家村那边同样如此,如果没有刘洐出现,不用多久他们就会被杀掉,现在的实力已经可以说是微乎其微了,这个时候自然更是不敢冒然开口或者是动手,他们可没有把握在这三百多名黄巾军的破釜沉舟之下存活下来。

     当然了,除了这些以外,刘洐的突然出现也是原因之一。

     六年前刘洐被剥夺权利,变相的软禁起来,这可跟在场的掌权之人都有关系,现在突然看到他大发神威的先杀掉了韩忠,之后又轻描淡写的杀掉了另外五人,这份实力让他惊恐万分。

     要说起来他们跟刘洐的仇恨可一点也不少,而且虽然对方不清楚,但是他们自己可是很清楚,六年前刘封的死虽然说他们不是主犯,但是却也脱不了关系,这个时候自然惊恐万分。

     “现在怎么办?”刘家村的人群中,身为村老之一的刘觉忍不住惊恐的低声询问道。

     “你现在问我怎么办,我怎么知道,当初要是你们听我的直接杀掉他,那里还用如此纠结。”同为村老之一的刘流不满的道。

     “如果当年杀掉了他,那没有他我们今天不还是必死无疑。”同为村老之一的刘影撇嘴道,冷嘲热讽道。

     ……

     危险刚一解除,三位原本就有不少恩怨的村老却是直接吵吵了起来,引的无数人侧目,也因此才让差点动手的三人安静了下来。

     “真是朽木不可雕也,一群废物。”刘洐不满的看了刘流等人一眼,如果不是他现在的身份,他现在都想直接加入黄巾军干掉这些人了。

     如此好的机会也不知道把握,竟然白白的浪费掉了机会,只要之前这些人配合着一威逼,那这些本来就很是犹豫的黄巾军自然会弃械投降。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刘洐这个时候也不指望这些家伙了,同时也在心中彻底放弃了这些人,相比起用这些人当班底,他更情愿用黄巾军当班底。

     “呼..”深吸了一口气,刘洐强行压下了右臂的剧痛,之前的《无声拔剑术》是一招他根据日本绝学奥义拔刀术改变而来,曾经依仗这一招偷袭杀掉了无数的对手,可以说上一世他能够活下来有两成是依靠了这一招。

     也因此在决定刺杀韩忠后,他最先想到的就是这一招,而能够有把握刺杀掉对方的也只有这一招。

     不过别小看这一招,其不光把自己的精气神全都寄托在这一招上,还利用了剑跟剑鞘的多次摩擦借力,才拥有了迅疾如闪电般的速度,再加上对力道的掌控达到了化劲的程度,这才让这一剑没有丝毫声音。

     如此玄奥的剑术他上一世足足修炼了十五年才成功,就算如此,每一次使用起来都小心翼翼,而现在他可是没有经过修炼,只是依靠以前的经验,所以,虽然依仗其偷袭杀掉了韩忠,却也几乎没有了动手之力。

     不过其后的五名黄巾军暴起攻击,不还手就只有死,刘洐无奈之下也之只能够使用了一个透支的小技巧,这才杀掉了这五人,而这次之后他也彻底失去了还手之力,甚至连开口都难。

     要不是如此,他又怎么可能就这么傻傻的站着,任由面前的黄巾军冷静下来。

     “呼..”忍着疼痛,刘洐往前走了一步,沉声开口道:“我刘洐以我血脉起誓,只要你们投降,我就既往不咎。”

     闻言,众黄巾军非但没有欣喜,反而一脸诧异的看着刘洐,甚至有不少的人开始了蠢蠢欲动,却是有些怀疑他是不是受了重伤,根本就没有了动手之力,要不然怎么会如此好说话?

     看着怀疑的众人,刘洐心中暗道不好,表面上却是依旧保持着平静,只不过声音冷了下来:“机会我给你们了,既然不珍惜,那就全都去死吧。”

     话音还未落下,从刘洐的身上涌现出了一股森冷的气势,让所有的人都是浑身一寒,这却是他上一世杀了数十人而产生的杀气。

     “咣当。”被刘洐的杀气一刺激,人群当中瞬间响起了一个兵器坠落之声。

     “咣当咣当咣当..”

     不管这是不是意外,其就好像是信号一般,引起了连锁反应,无数的兵器坠落之声响彻夜空,而等到不少人回过神来的时候,大部分的人已经投降了,这些人见大势已去,也只能够无奈的投降了。

     “呼..”见此,刘洐这才松了一口气。

     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的刘流三人见此机会连忙组织人把这些投降黄巾军绑了起来,并带了下去。

     没用一会,这个原本人潮涌动的战场就变的只有渺渺数人,除了刘洐跟孙武三人以外,就只剩下刘流三人跟九名手下。

     伴随着其他人的离去,现场再次回复了寂静,彼此对持、打量着彼此。

     而刘洐这个时候也打量起了把前身软禁了六年的三名村老,只是看了第一眼,心中就涌现出了杀机,面前三人已经上了他的必杀名单。

     并不是这三人有多么难缠,或者是多么的厉害,相反的,这三人都很是普通,顶多也就是有些小聪明,往常根本就不被他放在眼中,但是正所谓阎王好惹,小鬼难缠。

     面前这三人的目光中充满了野心,以及那根本隐藏不住,对他的杀机,留着这三人日后绝对是一个麻烦。

     与此同时,打量完刘洐的刘觉三人在惊讶的同时,亦是心生杀机,因为面前之人太优秀,也太陌生了,如果活下来那日后他们三人绝对会被其杀掉,所以就只能够先下手为强。

     想到这里的三人相互对视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的想法,那就是先稳住他,然后再找机会杀掉,这不光是想要借助他彻底解决那另外的两百名黄巾军,也是因为之前他表现出来的实力太强了,让他们根本就没有把握。

     “少家主,今日可真是多亏了你,接下来还要仰仗你了。”

     “没错,要是我们早知道少家主如此文武双全,我们又怎么敢替你执掌村子,不过你放心,今日过后,我们这就把所有的一切都交给你,日后我们三个也可以安心养老了。”

     “现在是说这些的时候吗?我们还是先解决面前的事情再谈其它的吧。”

     “…”刘洐有些无言的看着面前一唱一和扮演着慈祥的三人,这是把自己当傻子耍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