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十死无生之局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听着那响彻不休的口号,刘洐无奈的苦笑,知道自己猜对了,而且对于自己现在的处境也算是有些明白了,总的来说绝对不算好。

     首先就是他这一具身体已经不是他以前的身体了,而且看情况还是没有修炼过,也就说他的实力很弱,弄不好一会就死在了外面那些喊打喊杀的黄巾贼寇手中。

     更让他无奈的是,这一具身体的身份算是他的老祖宗,名字一样叫刘洐,也就是说他现在还是刘氏皇族血脉,而这就让他打消了投靠太平道以保性命的念头,毕竟两者可以说是不死不休,对方就算是脑袋被鹿踢了也不可能要他的。

     “呼..”压下有些凌乱的心情,刘洐动作轻微的下了床,避免声音过大而引来关注。

     来到门前,透过门缝朝外张望,入眼可见的就是远处冲天的火光,不过敌人的身影到是并没有看到,显然目前他还算是安全的,当然了,也仅限于目前。

     “先弄清现在的状况再说其它的。”刘洐没有冒然出去,这具身体前主人的记忆他虽然得到了,但是之前却也只是一扫而过,对于现在的情况并不是很了解,这却是对于他现在很不利。

     因为修炼的缘故,虽然说他主要修炼的是肉身,但是因为他所修炼的功法,也就是《龙巢筑基法》非常特殊,可以说是完美的筑基功法,所以对于灵魂也有一定程度的修炼,这也让他现在吸收起记忆来非常的快速。

     一些不重要的记忆刘洐并未过多留意,现在留给他的时间可没有多少了,他主要浏览吸收的都是些重要的情况,所以没有多久就对于现在的情况有了些了解。

     只不过..。

     “这情况还真是一点有利的东西都不给我啊。”刘洐苦笑着感叹道。

     前身现在只有十六岁,出身算是不错,好歹是刘氏皇族血脉,而且还是主家一脉,可惜早就已经没落了不说,因为父母在六年前意外死在了盗贼手中,他这个之前还有不小权利的少家主就被家族里的那些老人给软禁了。

     当然了,对外自然不能够说是软禁,而是说是给死去的父母守孝,这一守就是六年,外界几乎都快把他给遗忘了,而那些原本应该属于他的权力也彻底跟他没有了丝毫的关系。

     当然了,说是权力,其实小到微乎其微,也不过是一些利益罢了。

     他这一支刘氏血脉已经彻底没落了,跟刘备的情况差不多,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还要更差,最起码刘备那一支脉还有传承留下,但是他这一支就连传承都没有留下,只能够聚拢在这刘家村里苟延残喘。

     所以说是皇室血脉,其实就跟普通的平民没什么区别。

     当然了,刘洐知道传承其实也并没有彻底断绝,根据脑海当中的记忆,他这个身体还真是他的老祖宗,也正是因为此,那他熟的不能再熟的族谱就在他的手中,只不过没有人知道那里面其实隐藏着《龙巢筑基法》的传承就是了。

     除了这些以外,刘洐还有一个比他小了一倍,只有八岁,几乎是被他一手带大的亲妹妹,就睡在隔壁房间。

     至于时间,现在是公元一八四年,也就是光和七年,二月十五日,黄巾起义刚刚爆发没有几天。

     地点则是荆州南阳郡武当县刘家村。

     “呼..”大致了解后,就连刘洐都感觉有些亚历山大啊,目前摆在他面前的可以说是一个九死一生之局。

     因为他这一支刘氏血脉在南阳郡很有名,毕竟上推几百年,也曾经兴旺过,跟光武帝刘秀也能够扯上点关系,所以对于造反的太平道而言,属于那种必须彻底铲平的存在,所以这一次前来的太平道中人绝对不少。

     但是刘家的实力则根本就没有多少,毕竟是一个已经彻底没落的家族,能够有多少实力,就算太平道真的是乌合之众,那现在的刘家就连乌合之众都不如。

     硬碰硬绝对是必死之举,毕竟双方间的实力差距太大了。

     “要逃走吗?”这个念头刚浮现出来就被刘洐自己压下了,如果只有他自己一人,那就算是他现在实力尽失,以以前的经验,想要逃走也不是没有机会,但是要知道隔壁还有他亲妹妹在那,虽然说他并不是以前的刘洐了。

     但是不管是出于何种念头,刘洐都做不出抛弃亲妹妹独自逃走这种事情来,甚至就算是彼此没有关系,让他丢下一个只有八岁的小女孩独自逃走,眼睁睁的看着对方去死,他也不可能做到。

     上一世他虽然是一个令人不齿的盗墓贼,但是说心里话,他最大的目地却是一种探险般的行动,寻找那些隐藏在历史中的真相,像是墓中的珍贵文物什么的他也从来都没有独自留下,顶多也就是拿些金银补贴家用。

     从小就向往侠客的他在修炼之后自然不可能堕入邪道,总之他心中的侠义让他不可能做出丢下隔壁亲妹妹独自逃走这种事情了。

     至于带着妹妹逃走那根本就不现实,以他的实力如此做纯猝是找死,还不如留下那,最起码还能够少受点罪。

     “如今也只能够留下来抵抗了,可是留下简直就是十死无生,到底有没有什么破局的关键所在?”刘洐眉头紧锁,快速又详细的不停搜索着前任留下的记忆,可惜事情越紧急他却一时之间越找不到破局之法。

     “算了,先去跟妹妹回合,走一步看一步了。”刘洐一咬牙,小心的推开门,见没有人,当即快速的跑到了隔壁,推开门走了进去。

     这是一间比之前的房间要大两倍的房间,而且不管是布局还是其它的方方面面都不是隔壁能够相提并论了,只是让刘洐有些哭笑不得的是,外面都打翻天了,床上的小丫头依旧睡得香甜无比,甚至还不时吧嗒下嘴。

     “真是心大的小丫头。”刘洐忍不住摇了摇头,却也没有叫醒她,走了几步,把挂在墙上的铁剑拿了下来,紧紧的握在手中,这也算是他现在唯一能够找到的武器了。

     根据记忆显示,这柄剑并不是什么宝剑,也绝对不是传家之宝,这是小时候前身的父亲买来送给他的,只不过妹妹大了后,对这柄剑非常喜欢,他就把其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了她。

     就在这时。

     “踏踏..”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听着那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跟喊杀声,刘洐忍不住脸色微变,快速的回到了门后,小心的朝外张望了起来。

     “还真是不经念叨啊,之前我还庆幸自己住的偏僻,希望这些家伙不会这么快过来,结果这是要逼死我的节奏啊。”接着微弱的火光,看着那头邦黄巾的身影,刘洐忍不住苦笑了起来。

     再不想到破局之法,他可就真的要死在这里了。